當前位置:圖書館 >> 讀者服務 >> 浏覽文章

【閱讀】“擇書”是個技術活

發布時間:2016年03月24日 | 
閱讀: | 
作者:圖書館 | 
[ ] | 

20160324164659005900.jpg

從一定意義上說,擇書是個技術活,你所選定的書籍在很大程度上代表著你的閱讀水平和價值取向。不同的讀書趣味,不同的利益取向,會影響人們的讀書選擇。

人生太短,好书太多,不值得读的书就干脆不要读。那么,什么样的书是值得读的书呢?具体地说,你在书店里或者在圖書館里,拿起一本书,应该怎么取舍呢?余光中先生在《开卷如芝麻开门》的文章中有一段论述颇为精妙:

朱光潛說他拿到一本新書,往往先翻一兩頁,如果發現文字不好,就不讀下去了。我要買書時,也是如此。這種態度,不能斥之形式主義,因爲一個人必須想得清楚,才能寫得清楚;反之,文字夾雜不清的人,思想也一定混亂。所以文字不好的書,不讀也罷。有人立刻會說,文字清楚的書,也有些淺薄得不值一讀。當然不錯,可是文字既然清楚,淺薄的內容也就一目了然,無可久遁。倒是偶爾有一些書,文字雖然不夠清楚,內容卻有分量,未可一概抹殺。某些哲學家之言便如此。不過這樣的哲學家,我也只能稱之爲有分量的哲學家,無法稱之爲清晰動人的哲學家。一個作家如果在文字表達上不爲讀者著想,那就有一點“目無讀者”,也就不能怪讀者可能“目無作家”了。朱光潛的試金法,頗有道理。

這裏,我還想補充兩句,如果一本書拿起來覺得看不懂,無非有兩種原因:一是作者故弄玄虛或詞不達意,這種書當然沒有讀的必要;二是作者寫得很好,但你現在的水平還達不到,這種書可以等你有所積累和提升之後再讀。還有一點就是不要人雲亦雲,別人都說好的東西,並不一定適合你。真正的智慧都是相通的,智慧也決不會只集中在哪一本書裏或哪一個人手中。我以爲,選擇書籍有一個很簡單易行的辦法:你拿起來,隨便看五分鍾,先看目錄,再選讀其中的章節。如果它在五分鍾內吸引了你,那就可以買;如果五分鍾之內不能吸引你,無論是讀不懂、不喜歡還是別的什麽原因,都不要買。這個方法難免錯過一些好書,但現在市場上書實在太多,不得不快刀斬亂麻,節約出選書的時間來讀書。

如此看來,“善選”是閱讀的前提。從很大程度上說,一個人的讀書品位,是從其擇書水准開始的。這種水准的培養不可能一蹴而就,它需要漫長的關注、反複的比較。孔子主張“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論語·述而》)。一個“擇”字,說明了人的學習需要一定的判別能力。金克木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將閱讀分爲以下幾種類型:跪著讀的書——神聖經典、站著讀的書——權威講話、坐著讀的書——爲某種目的而進行閱讀、躺著讀的書——文藝類書籍、走著讀的書——能自身與之對照,與之談話的書。如果說校長更多是坐著讀、走著讀,那麽教師則應該跪著讀、站著讀和躺著讀。

原則上說,沒有哪本書是必須要讀的。但事實上,有些書對一個人的精神成長往往具有基本價值,是民族的文化之根。正如《聖經》之于西方人,孔孟、詩騷、李杜、《紅樓夢》之于華人,莎士比亞之于英國,泰戈爾之于印度等,都難以繞過。毫無疑問,這些書對一個人的思想啓蒙而言,你讀和不讀是不一樣的。

回想自己的讀書生活,我覺得真正“有益”的,往往是重讀時的感受。因爲在我看來,真正稱得上“百讀不厭”的書,大都是那些最有價值的古今中外經典名著。作家巴金說:“我們有一個豐富的文學寶庫,那就是多少代作家留下的傑作。它們教育我們,鼓勵我們,要我們變得更好、更純潔、更善良,對別人更有用。”這話說得多好啊!

對于中小學教師來說,閱讀經典的教育理論著作是必不可少的,活躍在教育研究和實踐前沿的教育專家的著述也不可或缺。如果要走向更有深度的閱讀生活,站在宇宙的高度看人生,站在人生的高度看教育,我建議教師要多讀點教育以外的書,比如,多讀一點曆史和哲學方面的書。毛澤東同志在青年求學時期就曾說過:讀史,是智慧的事。恩格斯也曾指出:一個民族要站到科學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沒有理論思維,而要發展和鍛煉這種理論思維,唯有學習以往的哲學。一個民族是這樣,一個人的發展也是這樣。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 潘裕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