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圖書館 >> 讀者服務 >> 浏覽文章

“不讀書,我走不到今天”

發布時間:2017年09月10日 | 
閱讀: | 
作者:圖書館 | 
[ ] | 

《致教育》 汤勇 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

 一個多月前,收到湯勇先生饋贈的《致教育》,手捧這本精致而又沈甸甸的教育著作,心中油然升起濃濃的敬佩之情。作者對當下教育問題的一些辨析與看法,給人以新的啓迪。

在《致教育》中,湯勇說:“不讀書,我真的走不到今天。”他結合自己對書的認識與理解,認爲“一個人的精神境界、一個人的內心世界、一個人的品位完全取決于他讀不讀書,讀了多少書,都讀了什麽書,讀書可以決定一個人的氣質和面貌”。的確,讀書人與不讀書的人是不一樣的。《曾國藩家書》中有言:“人之氣質,由于天生,本難改變,唯讀書可變化氣質。”其實,每個人的身上,都可看到閱讀留下的不同痕迹。正如複旦大學駱玉明教授所說:“一個人一輩子要讀過一部大書。讀過大書的人,會有不一樣的氣象。”因爲以書爲憑,可思接千載,視通萬裏;有書作媒,可以穿越古今,知曉天下。

在這個意義上說,閱讀及其質量,的確關乎一個人的素質養成和精神狀態。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說過:“無限相信書籍的力量,是我的教育信仰的真谛之一。”由此我想起一件事情:作爲北大學生的馮友蘭,第一次去辦公室拜會校長蔡元培,回來用“光華霁月”來形容當時在場的感受,那是一個渾身充滿光輝的人物,由于這個人的存在,整個辦公室都被照亮了。美學家葉朗認爲,這是因爲一個人的精神境界有高有低,中國的傳統要求我們要不斷提高自己的精神品質,涵養氣象,就必須讀書,就必須有生活的積累、思想的積澱。因此,我非常認同湯勇先生的看法,“一個人能夠把閱讀作爲一種生活方式,那將是不一樣的生命狀態,不一樣的人生風采”!

從《致教育》一書中,筆者強烈地感受到一種“愛”的教育情懷。在湯勇先生看來,“教育最本質的東西,是愛。”作爲一種古老而常新的人類情感,愛是一個永恒的主題。

在談到“教育需要愛”時,湯勇語重心長地說:“一個人可以什麽都沒有,但不能沒有愛。”“教育是有生命的,教育的生命不是知識的簡單傳授,而是愛心的傳遞。”我非常贊同他的觀點。其實,從孔子的“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到夏丏尊的“沒有愛就沒有教育”;從羅素“凡是教師缺乏愛的地方,無論品格還是智能都不能充分地或自由地得到發展”,到蘇霍姆林斯基的“我把整個心靈獻給孩子”……都在向我們彰顯了一個“愛”字。

有了對“愛”的深刻理解,湯勇進而指出:“優秀教師首要的一點就是要愛學生,一個對學生沒有愛的教師,絕不是一個合格的教師。”我一直認爲,搞教育的人,特別是教師,首先不是看他的學曆,要看他是否真正喜歡教育,喜歡孩子。喜歡孩子的人搞教育,他就知道應該給孩子什麽樣的教育。

同時必須指出的是,教師的愛是滲透在教書育人的每一個細節中的。如北京大學中文系袁行霈教授講白居易《琵琶行》“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他說“哭幾回才能把青衫哭濕啊,不是衣袖濕,不是手絹濕,是青衫濕”,此時他眼中充滿了淚水,這就是教師,全身心投入,進入作品之中,與作者情感共鳴,捧出的是一片仁愛之心。

在現實中,對教育教學工作如此投入的教師不是很多。有一些教師對學生缺乏足夠的耐心,他們只關注學習成績好的少數學生,冷落、打擊大多數學生。這樣一來,許多所謂的“差生”就是在這種冷落、歧視中形成的,一些天資聰穎的孩子的靈性也在教師的管制之下被埋沒。爲此,湯勇在《致教育》一書中呼籲,作爲教師,我們一定要“把學生的一切放在心上”,設身處地爲孩子著想。

在《致教育》中,湯勇對“教育是職業還是事業”這一問題的闡述,可謂深入淺出,鞭辟入裏。他分析道:“職業是什麽,職業的本質是交換,我付出勞動,你給我報酬和利益;事業不是交換,事業是超越交換的。職業的動機是生存,是養家糊口;而事業是爲了自身的價值、人生的意義,它是一種更高層面的東西。”當然,湯先生這裏主要是針對校長做教育的態度而言。其實,做教師亦然,從某種意義上說,教師的專業發展與其職業認同、敬業精神是分不開的。

關于職業與事業之區別,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校長劉彭芝在《怎樣辦好今天的中學教育》的演講中也有一段很好的闡述:“職業是一種謀生的途徑,事業是一種人生的追求;職業有八小時之內和八小時之外、工作日和節假日之分,而事業往往是‘全天候’的、全身心的;職業一般只需要物質和技術,而事業更需要理想、精神和情感。職業是事業的基礎,事業是職業的升華。”其實,劉校長的這番話與湯勇書中的看法可謂異曲同工。在湯勇看來,“今天工作了明天還想工作,那就叫事業;今天工作了明天不得不工作,那就叫職業”。

無疑,比之其他職業,教師職業應該有更高的要求。將教育當作事業,忠誠于黨和人民的教育事業,這是教育工作者的第一門必修課,也是加強教師隊伍建設的根本所在。由此可見,事業與職業雖一字之差,所折射的態度和精神境界卻截然不同。

總而言之,《致教育》是一部可以讓人不忘初心、甯靜致遠的書,更是一部能夠引領讀者回歸教育本原的書。我想,這也正是作者將自己十多年的教育經驗與思考彙集于本書中的意義所在。

 

    (作者潘裕民,系全國中小學教師繼續教育網上海研發中心副院長)